“工业4.0”的二象性:技术变革与金融资本_8

2019-04-11 09:04

  关于工业4.0,完全从技术角度看问题其实是很狭隘的,我们需要从一个更商业化的角度去看待它。工业4.0是一次技术革命,它具有技术革命所拥有的所有生命周期,金融资本与生产资本在技术革命不同阶段有不同的规律,目前,我们处于工业4.0的大爆炸前期,金融资本即将跟技术革命进行恋爱,但我们需要新的投融资逻辑和方法。技术变革带来的拐点将凸显资本家眼光和勇气的价值。

  工业4.0的热度在中国越炒越高,关于这个概念,不同领域有不同解读,工业4.0研究院将之定义为三个高度化高度自动化、高度信息化、高度网络化。简单来说,机械化是1.0,电气化/自动化是工业2.0,信息化是工业3.0,网络化就是工业4.0。

  互联网对传统制造业的渗透,每一个行业的标准不一样,当这三个高度实现的时候,我们几乎可以认为它实现了高度智能化高度信息化能够产生大数据;高度网络化,催生新的服务模式,包括云计算。在这种情况下,智能化的程度就比较高了。

  工业4.0战略与模式

  在这个背景下,我们重点研究两个方向,一个是战略,一个是模式。战略容易理解,全球战略、国家战略、区域战略和企业战略等。模式方面分三个集成,第一个是纵向集成,第二是端到端集成,第三是横向集成,这三个之间存在顺序关系。

  首先是纵向集成,它发生在企业边界内,难度最低。从产业经济学来讲,自第一次工业革命以来,主要的创新发生在车间和工厂内部,是有边界的。机器的改进都是在车间,不可能在别的地方,不然不能称作是核心的东西,车间的革命、车间的改进、车间的智能化,这些都是发生在车间里,提升了车间的效率。

  第二个阶段端到端集成主要发生在单一产业链,复杂度一般,供应链的作用比较重要,没有供应链的配合无法实现。除了供应链还有电子商务,互联网面向消费者那一端,要么自己做要么跟别人合作。以工业4.0的视角来看这个问题,苹果是做得最好的,它的供应链十分强大,其他公司做不好是因为打不通下游供应链,或者供应链效率太低,跟不上节奏。端到端集成创造的价值主要是提升了产品价值或用户体验。

  第三个横向集成,主要指产业链跟产业链间互相跨界或融合的过程,复杂度最高,它要求高度开放,并形成新的工业价值生态。以西门子的数字化工厂为例,它具备工业4.0的基础,但相对比较低级,因为没有实现真正的横向集成。当然,如果不能实现数字化,端到端、横向集成根本无法推动。

  基于我们对工业4.0体系的理解和对远景的描述,当分布式、网络式的制造形态出现时,未来工厂形态会发生重大变化。

  100年前,换电灯泡是专家干的事情,但现在每个人都可以做到。以汽车为例,大家都知道汽车有四大工艺,这是基于当下能掌握的知识和技术所产生的形态生产线、流水线和100多年前没有本质的不同,只是部分实现了机器人的应用。将来科学家、技术专家能够设计一个全新的生产制造方式,可能根本不需要现有的工艺,那时,现有的流程、流水线都会发生革命性的变化。

  大家都熟悉IKEA,是将不同模块的家具买回去自己安装,PC的DIY曾经风靡一时,手机也一样,谷歌现在有一个完全模块化的计划,谁说未来汽车行业不能实现这样的模块化组装呢?

  工业化对人类的影响巨大,汽车行业也将如此,只是现在我们还没有产生技术上的重大突破,互联网完全改变想象力的东西没有产生。

  技术变革与金融资本

  工业4.0时代有两个驱动力:一是技术创新,一是资本市场。在当前社会背景下,应该形成一种逻辑,利用多种工具促进企业发展,促进国家产业升级。技术变革一直跟金融资本有关联,工业4.0时代的金融资本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。

  卡萝塔.佩蕾丝在《技术革命与金融资本》中分析了技术变革与金融资本的关系,前三次工业革命中,金融资本一直伴随着每次技术革命,成为重要的驱动力。

  在工业1.0时期,机械化导致工厂出现,小型资本参与其中,到了工业2.0时代,电气化导致规模化制造模式出现,现代资本市场形成。工业3.0时代,自动化和信息化技术促使大规模制造的出现,这时候就需要金融创新,而在工业4.0时代,高度自动化、高度信息化和高度网络化将导致大规模个性化制造的出现,专业投资变得更加重要。

  工业4.0是一次技术革命,它具有技术革命所拥有的所有生命周期,金融资本与生产资本在技术革命不同阶段有不同的规律,目前,我们处于工业4.0的大爆炸前期,金融资本即将跟技术革命进行恋爱,但我们需要新的投融资逻辑和方法。技术变革带来的拐点将凸显资本家眼光和勇气的价值。

  传统的以PE为基本计量手段的投资方法,将让步真正的金融投资价值,这将推动中国制造快速进入工业4.0时代,这样也将产生属于制造业的BAT(百度、阿里巴巴和腾讯三大互联网公司的缩写)公司,德国工业4.0的基本动力在于资本回报的要求,资本可以对社会资源进行调配,从国家战略来讲,各种资源是全球化配置,资本也不例外,中国前30年的快速成长跟全球化资本支持不无关系。

  在工业4.0大爆炸前期,资本应该进入可以带来竞争优势的领域,而不是PE的回报。了解工业4.0实施面临的困难,有助于我们深刻认识工业4.0时代的资本投资机会。按照传统的投资逻辑,PE是考虑估值的核心要素,但在工业4.0时代应该重新认识。

  你是投资于符合传统商业逻辑的锯子,还是投资于上山的道路,这是一个资本投资逻辑和战略选择问题,要看实力,还有就是能不能做,李克强总理把资本市场做起来是一个很好的事情,有了资本市场就不用自己买单。自己买单利润低,无法实现快速发展,可能错失改变格局的机会。

  另外,软件企业想买一些硬件资产,硬件企业则并购物联网方面的东西比较多。物联网公司和制造业还是需要结合的。物联网简单来讲就是传感器,传感器在所有制造行业都需要,通用性强,买过来就可以马上用,市场覆盖很大。

  企业智能化改造,首先要部署传感器,没有传感器无法做智能化,所有工厂改造都需要物联网。两个方面同时推动,做软件的推动硬件,做硬件的推动软件,通过这样的逻辑不断往前演进。

  因此,关于工业4.0,完全从技术角度看问题其实是很狭隘的,我们需要从一个更商业化的角度去看待它,如果我们认为它是一个产业革命,其实就要产业经济学家来研究,现在谈工业4.0的专家大都来自技术领域,当然不是说技术不重要,但这并不仅仅纯粹是技术。

  虽然互联网领域的资本浪潮一浪高于一浪,但生产领域的投资机会将远远多于互联网,因为工业4.0将给中国制造带来非凡的投资机会,找到如何构建工业4.0时代的竞争优势,是中国资本的投资逻辑。

  可以以三大集成为基础,从自己最有把握的领域入手,逐步深化投资逻辑。从现在的各种投资来看,大都是投资于改造现有工厂的发展,也就是所谓纵向集成的领域数字化工厂。

  事实上,传统包袱不重的企业,可以进入一些为产业链提供创新服务的领域,比如如果企业具有创新能力,特别是具有技术创新和业务设计能力,可以介入到端到端集成中来,诸如预测性维护就是一个较新的工业4.0业务领域。

  但现在看来这是一步成功的棋,UGS过来就是PLM,是西门子数字化工厂解决方案最核心的部分,现在100亿美元都不卖,这就是工业4.0时代的战略布局。

  目前,有一些在中国的国际企业把一些业务出售,很多人误解为国外企业开始退出中国市场,实际上不是这样的,中国这么大的市场,它们是在调整。中国人很贪婪,喜欢做加法,很少做减法。很多企业家都很贪婪,什么都想要纳入自己的口袋,这一点就不如国际企业有减有加的做法。

  工业4.0与汽车业

  汽车业的社会技术体系改变很大的,汽车是高科技产品,将来还会成为高科技应用最为频繁、最为深入的一个领域。

  互联网行业总是想整合汽车,但它们还没想明白,不够深入。按照德国工业4.0的体系来讲,它所谓的无人驾驶和智能汽车是跟美国和中国都不一样,它利用信息物理融合系统(Cyber-PhysicalSystems,CPS)来改造汽车。说实话,目前汽车行业压力不大,等到BAT们真正把无人驾驶汽车生产出来的时候,整车商们才会真正着急。

  德国有几个行业非常厉害,汽车行业毫无疑问是其中一个,它们有很多研究机构,产学研结合在一起的也很多。在德国一共有9所一流院校叫做TU9,有点像美国常青藤,好多学院都在研究工业4.0,把工业4.0和CPS整合进去了,这一技术架构改变了我们对未来的认识。

  汽车本身物理的部分多,信息化的东西不多,因此更符合CPS为核心的改造方式。德国人认为应该把信息化做得更为成熟一些,并且还要将它联网。

  车联网的概念,其实还包括了通信网络连接、基础设施连接,不确定是否要通过运营商网络连接,很有可能会通过专有的工业无线网的连接,可以将电信运营商的网络做一个备用方案,或者用卫星通信技术来做备用系统。

  这个才叫真正的车联网,连接起来以后上面加入一些应用。不一定用苹果的AppStore,也不一定要用谷歌的,可以用完全不同的体系。

  人与车、车与车、车与周边环境等,是一种技术解决方案。德国人对此有一套整体的思考,美国也有,但是我觉得中国这方面思考的不足,本质上无非就是连接、服务等诸如此类的东西。

  汽车行业的供应商要比整车厂压力更大,这些配件厂商在整个架构里的话语权不够强,社会压力大,所以必须创新。其他的互联网汽车等,它们迫切想找到入口,胆子就更大一点,步伐就更快一些。整个汽车行业来讲,创新会比较多。

  中国整车几乎都上市了,还有一些汽车链条上企业也上市了,可想而知这些人希望通过资本市场,为自己的创新来买单,然后推动布局向前发展。我自己预计在未来5年时间,汽车行业会发生很多变化。

  第一,国家在提自主创新,现在资本市场开放,我相信会尽快吸纳一些新的技术、模式,这个行业就会发生一些改变,会有空间。

  其二,信息技术或者互联网技术在汽车行业的应用是多层面的、多视角的。在汽车制造上,生产工艺会有一些突破的地方和更多的改进。

  其三,车辆卖出去,会有一些延伸出来的服务,也会产生创新。

  第四,汽车个性化方面会产生一些突破。在制造时就开始个性化了,新的工艺会产生并实现快速突破。

  另外,后市场也有很多东西会有突破,看整个动态竞争变化可能会挖掘出一些消费点出来。

  从大环境、目标和结果来看,实现这个过程需要做出巨大改变。按照这个思路来思考,从一个产品的创意、设计、生产、交付,销售整个环节整个链条上面来看,有很多的难点。

  第一,大家能不能接受,消费者的消费习惯改变,是需要时间的。这个还是不太容易的,目前还是希望在淘宝或京东或实体店购买东西。观念引导,肯定不是几年的时间,十年二十年不好说。

  第二,信息系统或互联网系统,能不能支持这种流程贯通,或者说能不能做到一个在网或者在手机上下单,并支持提供定制个性化的产品。它一定有一个信息系统或是互联网系统、在线系统和一些相匹配的新技术的产生才可能实现。在需求这一方面需要设计,让消费者很简单地就能参与设计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技术先行去引导消费,同时消费上的需求倒逼技术层面。这两方面是互相影响的。一定会有技术创新发生、需求买单,它促进企业家不断地投入,形成优势和差异化。
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